针对将自己社保卡借予他人、冒名使用他人医保卡开药使用、利用虚假处方开药套取基金、低买高卖药品赚取差价、医疗机构骗取医保补贴等问题,近期,北京警方联合多部门,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期间,共打掉涉案团伙10个,刑事拘留103人,涉案金额5000余万元。

北京环食药旅总队在专项行动中起获的涉案药品。警方供图

案例1:“药贩子”衣柜内藏上千盒药品

60岁的夫妻王某和郭某,很早来京务工。两年前,老乡之间互相传递消息,两人认为从老人处低价收药再高价卖出的“生意”能挣钱,便开始了专职“药贩子”工作。

2016年起,夫妻二人常年在医院、诊所门口向前来看病的医保患者收购药品,或者在小区、菜市口门口散发小卡片,诱使老人用医保卡套取药品,以不到市场价50%的价格收购药品,并存放在自己的住处,再加价卖出,赚取差价。

2018年12月17日20时许,警方在石景山区鲁谷大街某小区将涉案的王某和郭某夫妻二人抓获,在其住所,当场起获100余种药品,共计3500余盒,主要涉及治疗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药品。

“两人生意越做越大,除了老人外,也收小药贩子的药,汇总后联系客户,统一通过物流往外地发。”办案民警介绍,两人将收购的药品存放在住处大衣柜内,有零散的,也有打包好准备出售的。

经审查,二人交代了利诱指使参保人员开药再回收销售牟利的犯罪事实。目前,王某、郭某二人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已被石景山分局刑事拘留。

案例2:参保者一天跑多家医院集中开药

北京海淀区医疗资源丰富,存在多家知名医院,药品种类多。2016年,家住房山的侯某发现,可以用社保卡“低价”开药,再卖给“药贩子”赚钱。两年来,他多次使用自己并借用家人朋友的社保卡出入海淀各大医院套取医保药品,再转卖给“药贩子”。

“他一般以药价的6折甚至更低的价格将药品卖给药贩子,药贩子再以更高的价格向药品稀缺的外地销售。”办案民警介绍,侯某手上有一摞就诊本,有时一天跑三四家医院,有时五天能跑八九家医院,集中开药,再通过路边广告,结识收药人,通过电话在路边隐蔽的地方交易,现金结算。

2018年12月18日20时许,侯某被控制。他交代,一开始只是用自己的医保卡套取药品赚一些“外快”,后来为了多赚些钱,便又拿着亲朋的社保卡开药牟利,截至目前,共盈利2万余元。侯某因涉嫌诈骗罪已被刑事拘留。

案例3:卫生院收费员监守自盗骗保被抓

2018年11月,北京顺义区某卫生院在清查药品库存时,发现药房电脑记录部分药品数据异常,存在人为修改的情况,进一步检查发现,有非正常退药的情况,后向公安机关报案。

经公安机关侦查,目标锁定了两名药房收费员焦某和高某,2018年12月19日,涉案的高某和焦某被警方控制。

二人供述,其在值班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收费系统中退掉自费病人的钱,然后使用自己或亲朋的医保卡重新挂号、开药,然后套取医保卡报销部分的金额获利。时至案发,二人共获利2.6万余元。

“刚开始,两人是偶然发现有医生违规使用医保卡,给家人开药,凑到一起付钱后进行报销。”民警介绍,高某觉得自己工资低,便想到通过篡改医保数据进行牟利。目前,焦某、高某因涉嫌诈骗罪被顺义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北京两千多家医院实现医嘱信息共享 避免重复开药

“国家设立医保基金的初衷是保障百姓的基本医疗需求。”北京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2009年以后,北京市实施持社保卡就诊医疗费用实时结算制度,医保报销比例相对较高。收益大、犯罪成本低,一些不法人员和医疗机构铤而走险,通过非法手段骗取医保基金。

2018年9月以来,按照市公安局统一部署,环食药旅总队在相关警种配合下,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

据介绍,专项行动重点打击租用他人医保卡套取医保药品牟利、利诱指使参保人员开药再回收销售牟利、利用非法回收药品加工生产销售假劣药品,以及医疗机构骗取医保基金等四类违法犯罪行为。

该相关负责人表示,警方对于“药贩子”和实施欺诈骗保的组织者严厉打击,而对于违法行为较为轻微的参保人员,也开展了谈话警示教育和法规政策宣传。截至目前,北京警方共打掉涉案团伙10个,刑事拘留103人,涉案金额5000余万元。

至于如何防范、减少医保诈骗问题,警方表示,首先严格落实实名制就医;其次,在全市定点医药机构开通医嘱信息共享,在参保人员就诊时,医生可通过医保信息系统,查询其一个月内在全市所有定点医疗机构的就诊明细信息,避免造成重复就医、超量开药的情况,减少违规行为发生。目前,全市2000多家医院已经基本实现了医嘱信息共享。

市医保局提醒,社保卡“专人专用”,不得出借、转让或恶意使用社保卡,即使是家人也不能随意盗刷冒用社保卡,更不能冒名就医购药并且倒卖药品。

(原标题:参保者6折低价卖药给药贩子 北京医保诈骗刑拘103人)

首页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