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帝国2

(3)倭马亚王朝

661年,倭马亚家族的叙利亚总督穆阿维叶即位哈里发,以大马士革为首都,建立了倭马亚王朝。他将哈里发改为世袭,实际上成为了帝国的君主,令当时的阿拉伯社会开始进入鼎盛时代,阿拉伯语成为帝国的官方语言,政府文件必须用阿拉伯语书写。但同时造成穆斯林社会中不少纷争,部分穆斯林学者认为此举长远来说是弊大于利。

8世纪初,倭马亚王朝的政权巩固以后,阿拉伯人开始发动大规模的对外战争。

在东方,阿拉伯人于664年占领中亚细亚的阿富汗斯坦地区,然后兵分两路,北路军进军中亚内陆草原地区,一路所向披靡,直到在帕米尔高原西部遇到中国(唐朝,618—907年)军队才停下脚步,并与兴起于青藏高原地区的吐蕃西部和西北部边界的兴都库什山脉相接壤。

南路军攻入印度河流域,征服了印度次大陆西北部的大小邦国。

在北方,阿拉伯帝国的兵锋三次指向君士坦丁堡,由于拜占庭帝国(395—1453年)的顽强抵抗,并且使用希腊火硝大破阿拉伯海军,使得阿拉伯人遭遇了惨重的失败,阿拉伯哈里发征服拜占庭的雄心终究未能实现。

在西方,阿拉伯人消灭了拜占庭帝国在非洲北部最后的驻军,占领从突尼斯直到摩洛哥的广袤土地。阿拉伯帝国使非洲的柏柏尔人归依了伊斯兰教,并以他们为主力组成军队,跨越直布罗陀海峡远征西班牙,征服了西哥特王国。732年,哈里发的军队穿越比利牛斯山,进攻法兰克王国,在普瓦提埃附近被法兰克人击败。至此,阿拉伯帝国的大规模征服运动终于落下帷幕。

倭马亚王朝贵族为首的阿拉伯统治者残暴地统治其征服领地,导致众多被征服民族的怨恨不断加剧。同时,逊尼派、什叶派及其他派别的教派争斗日趋激烈,并逐渐与阶级、民族矛盾联结在一起。帝国不仅未能彻底把什叶派镇压下去,反而又出现了一个自称为先知叔父阿拔斯的后裔的阿拔斯派。各种反抗力量在720年后开始逐渐汇合。

阿拉伯帝国的扩张,在很大程度上是阿拉伯国家而不是伊斯兰教的扩张。在被征服地区,非伊斯兰教徒并没有被强迫改变信仰。事实上,阿拉伯统治者往往并不鼓励被征服地区的人民改信伊斯兰教,因为阿拉伯帝国向非伊斯兰教徒征收的赋税,要比向穆斯林征收的高一些,如果人民大量皈依伊斯兰教,则意味着阿拉伯帝国的财政收入将大大降低。

经过78年的扩张(634—712年)为高潮时期,阿拉伯帝国的结构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再是阿拉伯部落联盟的酋长,而是一位东方的神权君主。建立在官僚体系和常备军的基础之上。在阿拉伯帝国的统治下,广袤疆域内各个迥然不同的古典文明逐渐融合变化,最终于几个世纪后形成了全新的阿拉伯文明。举世闻名的新月沃地是阿拉伯文明的肇兴地;也是伊斯兰世界的中心。作为阿拉伯帝国的首都大马士革,倭马亚王朝历位哈里发曾从此发布敕令,指挥亚欧非三洲的运作的阿拔斯哈里发则迁都于巴格达。八世纪中叶,倭马亚统治下的人口已达3400万。

阿拉伯人征服扩张的主要贡献在于,通过宗教将松散的部落文化联合起来,并通过征战使各个地区的文化得以传播、交流。 阿拉伯早期的征服,客观上也导致了中东地区农业生产的破坏和人口的降低。不过随着8世纪阿拉伯帝国社会相对稳定和制度化的完善,各个地区开始逐步复兴,直到9世纪、10世纪阿拉伯帝国的分裂。

(4)全盛时期

747年,阿拔斯的后裔阿布•阿拔斯利用波斯籍释奴阿布•穆斯林在呼罗珊的力量,联合什叶派穆斯林,于750年(一说752年)推翻了倭马亚王朝的统治,建立了阿拔斯王朝。阿拔斯王朝建立之初,大肆捕杀倭马亚余党,杀害了阿布•穆斯林,并残酷地镇压了呼罗珊人民起义。阿拔斯王朝旗帜多为黑色,故中国史书称该王朝为黑衣大食。

公元750年,阿拉伯人占领坦桑尼亚的桑格几布群岛。公元751年,阿拉伯帝国军队呼罗珊指挥官阿布.穆斯林与中国唐朝军队在中亚内陆怛罗斯进行了小规模交战,阿军出动了约15万人,唐军也出动了2万唐军和1万葛逻禄军队。本来唐军在高仙芝的指挥下取得一定优势,不过由于葛罗禄部落的背叛,阿军取得了最终胜利。

但由于唐朝安西都护府在西域强大军事实力,加上阿拉伯内部问题和地理因素,阿拉伯人已经无力向东进攻。唐朝本来也可以重整旗鼓,再争夺中亚东部的控制权,可是由于安史之乱的爆发,唐朝国力大减,安西的军事力量被抽调会内地平叛,再也无力西征。

哈里发曼苏尔执政时,以伊拉克为中心,在底格里斯河畔营建了新都巴格达,于762年迁都至此。该城宏伟壮观,人口众多,商贸繁盛,是与当时的长安、君士坦丁堡齐名的国际性大都市。阿拔斯王朝建立后最初的近100年,特别是哈伦•拉西德和麦蒙执政时期,是阿拉伯帝国的极盛时代。

公元8世纪中叶到9世纪初,帝国政治较为稳定,生产力发展较快,经济和贸易繁荣,是帝国的鼎盛时期。此间,帝国的科学文化也获得许多重要成就,对东西方文化交流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九世纪初阿拉伯极盛人口达4400万。

(5)分裂衰亡

庞大的阿拉伯帝国是阿拉伯贵族借武力征服而建立的多民族、多宗教、多信仰的集合体。

不同民族与不同信仰之间存在着一定的隔阂与矛盾;广大人民群众与贵族官僚、富商阶级之间存在着无法调和的阶级矛盾;穆斯林内部也因复杂的矛盾而四分五裂;特别是封建制度的进一步发展,又从帝国内部培植起离异的势力。因此,9世纪中叶,哈里发政权已逐步释放尽自身的能量,帝国急剧滑向分崩离析的穷途末路,直至走向灭亡。

首页时政